如果沒有律師陪同的被告的話,怎麼做訴訟對抗的問題,目前的情況在強制辯護案件裡面33條案件裡面我們國家有法律扶助基金會以及公設辯護人的設計,這是第一個啦,但是我們先姑且不論公設辯護人跟法扶律師執行職務的狀況跟辛酸如何,這個先不講,基本上有這樣的設計。

但是事實上來講,有些被告,特別是法治教育層面,很多被告會認為說我不需要請律師,通常是基於一種錯誤的自信會覺得說我自己可以handle這個情況,那樣的自信通常到他進了法院審判,或者進入所謂的偵查庭這種東西的時候,他的自信才會粉碎掉,所以坦白說,志峯檢察官,剛剛或者志峯委員剛剛問的問題,不是我能回答的問題,他是一個現況,確實,台灣有很多被告不請律師,但是你從現況的缺陷被告不請律師推論到因此這就不是一個對抗,這一點我實在是不知道邏輯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