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例來講我今天被認定是犯罪嫌疑人,然後經警察合法行使逮捕之後,他把我請到警察局裡面去,我不是說事實上會發生這樣,我只是舉個例子,那假設今天我們的警察同仁可能就是說開始公共閒聊的方式,那後來動手,或者他延遲我很長的時間不讓我去廁所,或者說他不給我飲水,或者說他連續38小時不停地問,用燈光照著我的臉不讓我睡覺,或者是像他把冷氣開到非常非常的強,我完全無法容忍的地步,或者他不斷地延滯我要求見律師的時間,或者是他拿酒含酒精的飲料給我喝說要跟我聊天,這些都是我們在法律上懷疑可能構成不正取證的類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