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志峯委員的補充這就是所謂有公權力的不正取證,跟私人的違法地不正取證,比如刑求逼供這件事情,公權力機關常被舉例,但是如果是有一個告方他想取得這樣子的一個證據也可能把人打一頓以後讓他寫下一個不實的自白,那變成是一個審判程序外的自白,被拿到法院上使用,那這個就會被調查,這個證據能不能用,能用的話他到底能夠證明些什麼,大體上然後照真委員還有其他問題,請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