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就想請問一個狀況,就是以新聞界來說,我們常常我們的新聞倫理告訴我們在訪問的時候要表明我們自己是新聞記者,好讓對方知道他現在所說的話可能會被幾萬人幾十萬人聽到,可是事實上我們要使用錄音機或者是錄影機也要得到受訪者的同意,但我們常常碰到一個狀況是,她明明說過的話她最後就不承認,然後就說是記者亂寫,所以我知道現在有一些媒體他們因為錄音筆現在非常方便,所以他們都會偷錄,甚至針孔也非常方便,他們也會偷錄,在這種情況之下我不知道這樣的證據,將來在法庭上,會被認為是不正取證,還是說他是一個可以參考的證據,因為現在新聞界都用這個來自保,謝謝。請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