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簡單講這個部分的細節的判斷其實是在法院裡面法官的職權,我們想像中的證據法典並不會管到這麼細,其實我要再加一句解釋,我們剛剛這個提議的證據法典其實是,把不同訴訟程序裡面共通的證據要素提煉出來,例如說什麼是證人,例如說什麼是證據的關聯性?例如說怎樣的證據可以採,或不可以採,他會有一個所謂抽象性或概括性的規範,那至於實際上這些規範怎麼用,還是要看實際上法官跟兩造怎麼主張來決定,所以像照真老師你剛提到同樣的情況,可能會有他在刑事民事跟行政方面不同的結論出現,目前的情況是這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