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門檻不一樣是現在其實應該說在學說上我們對於法官在證據累積到什麼程度可以做出對原告有利的判決這件事情,那我想要用一個比喻,你想像法官的心是一個量杯好了,一個透明的量杯,裡面有刻度從零到一百,那在有一型的訴訟裡面呢,這個量杯裡面每一個證據就是到一小杯水進去,一小杯水可能是5ml可能是10ml,在民事訴訟裡面因為他是人跟人之間關於權利義務或法律關係的爭執,所以呢一直以來學者會覺得說,你這個量杯到進去的水只要超過一半,也就是看起來有的機率大過沒有,這個在法律上的術語叫做preponderance of evidence,證據優勢原則,原告講的好像比較對,那麼法官依法他就可以判決,相對於此刑法的門檻特別嚴格,我們剛剛假設是九十五了,但是有有學者講九十二,九十八這個不管,但無論如何他這個嚴格設定是因為他關係到你要剝奪一個人的生命身體自由,這些權利還有財產這些權利,所以國家的權力適用的情況底下,他門檻要設特別的高,所以賦予原告也就是檢察官,特別高的舉證責任門檻,去推翻這個假設,所以他這個假設其實是我們在學說或者刑事訴訟理論上操作累積的看法,但在法律上並沒有寫說你要什麼到百分之九十五或然率才能判決,沒有這個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