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簡單補充一下,就是說不同的訴訟類型要求的心證門檻程度確實有所不同,那個percentage是一個形容啦,他不是那麼決絕的,那這樣的一個不同的訴訟類型,要求不同的心證標準是不同訴訟類型後面那個價值決定不同,比如說刑事案件在無罪推定價值保護裡面,他要求到確信的程度,那個確信兩個字你如果用percentage來說是百分之百,那有這種東西嗎?不曉得,有人說百分之九十,但是也有人認為說八九不離十就算,所以這是一種形容而已,那民事沒有要求到這樣類似無罪推定這麼高門檻的這個被告保護,所以優勢原則大概是說,超過一半你能夠說服我,我就接受你的論點,所以發現事實這件事情,民事跟刑事訴訟追求的價值目的略有不同那這因為訴訟的不同而產生不同的設計,那合理懷疑相當理由或單純懷疑,這都有些人確實會用percentage去形容,或是量杯式的形容,但是那個不是一個法律上的用語,法律上那個法官的自由心證是很神祕的事情,對吧?ok,好那這是一個解釋,來那個崇略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