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議案真的很難,所以如果我們要討論然後到一個很確定的版本的話,可能要花很長的時間,那我先說明,但是這個提案背後所關心的事情也許我們大家會有所共識,就是這個提案背後所關心的,也許我們會有所共識,也是現在臺灣我們常常每天在一般的報紙、電視上常常提到說法官自由心證,好像這個自由心證背後就沒有任何的法則,然後也因為對這些自由心證的裁判的結果各說各話,那產生對我們的司法運作的很大的不信任。

那這件事情確實是我們在臺灣這樣一個這麼成熟的民主憲政國家底下那司法的一個很大的危機,我想很大一部分也是這次司改國是會議的緣由。那所以我想我們大家都可以同意的是說在現在的臺灣不管是人民出於對我們現在臺灣司法制度運作的不了解,還是真的說我們在各級法院裁判上法官在他自由心證的類型範圍的適用上確實有一些過大的空間,那也產生了很多司法裁判上的問題,我想這個是最大的問題。

尤其是在刑事上,因為它最後可能會有生命權的剝奪,例如死刑,或者是其他身體自由長期的剝奪,那在刑事案件上如果因為所謂的自由心證產生了嚴重的後果,就更是我們現在司法所要面對的問題,我是想先釐清這件事情。

那所以針對這個問題,我們如果大家有共識的話,也應該會感覺到說,也許針對這個問題我們這一次應該要做成一個決議,是能夠希望去解決這個問題。但是解決這個問題在現在這個案子當中有幾個層次,一個層次是制定統一證據法典,那一個層次是排除不當取供跟誤導性的科學證據,那一個是專家證人,那一個是直接針對測謊。那我自己的感覺是說比較具體的部分例如排除不正取供或者是專家證人,那也許其實是滿有高度共識的。

但是就第一個部分就是說,我們現在常常在一般人民理解臺灣法院的「自由心證」……因為不曉得這個字的關係喔,那個「自由心證」的這幾個字在一般人民的理解當中就好像變成是法官亂判,其實當然不是如此。

那這個問題到底要怎麼解決?我自己認為說,在這裡當然還是有一個大陸法系跟英美法系的差別,再加上其實也不是所有的英美法系都有一個統一的證據法典,那在美國制定統一證據法典的時候,其實曾經引發一個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的判決是不是有違憲的問題,因為它確實會涉及到、影響到個案上法官的司法獨立的問題。以及再加上美國證據法典是由國會當時發動,因為認為當時也是非常類似像一般人……甚至最後到民意、到國會沒有辦法能夠理解法官為什麼是採行這樣的證據、不採行這樣的證據,那為什麼相類似的案件會有不同的結果。再加上對於細緻的法律的分析的不理解、媒體的報導,那最後就產生一個很大的對司法不信任的危機。

可是由立法來制定這個對於審判過程當中最核心的證據的認定的法則,那事實上還是會有一個所謂權力分立與制衡的立法跟司法之間衝突的問題。不過美國最後還是制定了聯邦證據法典,那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也還是認為這個證據法典是合憲,關鍵還是在於美國第一個它是這個證據法典在制定的過程當中是司法的影響力比較強,那第二個是因為它有在刑事訴訟的制度上跟民事訴訟的制度上它有陪審團,那所以最後那個事實的認定的這個部分,那是陪審團做成決定,而事實認定的部分也因為是陪審團做成決定,所以它必須要有一個基礎的證據法則才能讓我們確認陪審團做的決定有沒有在這個證據的法則的範圍內。

那所以、所以如果要馬上就要去說那我們臺灣「現在」就要制定一個統一的證據法典,我也會有一點猶豫,不過當然現在這個提案是研議啦。然後還有一個就是說但是在臺灣這樣的一個自由心證、一個大陸法系底下一個非常高度尊重個案法官在證據法則上的使用跟認定產生的問題,我想我們大家也都很明白。

所以我講了這麼多,我也不知道怎麼辦,所以我在想說是不是可能可以有一個折衷……我知道怎麼辦啦,就,是不是可能可以有一個折衷的方向是這個我們至少在這一次的司改國是會議裡頭,應該要提一個決議是說讓相關的司法的權責機關能夠面對這個問題,那它開始至少不管是透過最高法院刑事庭怎麼樣的會議或透過司法院,它開始必須要能夠去整理,像其實這一次提案委員提出很多的判例,它開始要能夠去整理,那在我國現行的制度裡頭最沒有違憲的問題、能夠去影響下級法院的相關法律適用甚至證據的認定的就是司法院了。

所以這個方向上是不是可以本於公平法院的設計,那「研議如何統一裁判上證據法則的認定與適用」就好了,那不要去把證據法典這個字現在在我們因為還有一個很大的Gap要跨過去,但是我們至少讓整個臺灣的社會其實很在意自由心證這四個字,我想我們大家都……那法律人也受夠了這個,常常人家在恥笑我們法律人說啊你們自由心證就是亂判,我想我們大家也都很受不了,那這件事情其實涉及到很多的解釋,所以說如果我們即使在這樣的制度底下,如果司法院能夠透過很多判例、透過很多……能夠讓人民很清楚的明白這些證據法則的內涵是什麼,不管是透過我們的判例、不管是透過司法院相關的整理或者是法學系統裡頭讓大家可以看到,其實它還是有一些相關的rule,那這樣的東西作為將來臺灣到底可不可以跨到說有一個證據法典的制定的那個基礎,我想這個基礎建設要做,我們大家應該是可以有……我希望大家是可以有共識的,所以趁我忘記之前,我剛剛的字眼可不可以打上去啦,就是本於公平法院的……還是用原來……本於公平法院的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