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我想要請教的是這個職權的問題,就是說產生一部證據法典理論上是立法院的職責,那去提案的人是司法院,因為我們的行政訴訟法是司法院主管,所以這裡我覺得有一個階段性的問題,就是說當司法院要去提一個案給立法院之前,也就是說司法院可以先提出一個guideline,也就是說證據法典還未形成之前,其實我們很容易可以產生一個證據法則,就是它的guideline,所以我倒也不認為說剛剛我們的發言是在說它不應該成立,而是說在現在我們可以做什麼,因為我們現在沒有辦法要求立法院一定得做什麼嘛!但是我們可以要求說先產生由司法院……我的理解如果沒有錯,我們應該促請司法院立刻去產生一個在各個不同的訴訟程序當中都應該適用的一個證據法則,然後經過一段時間成熟之後就送立法院,我的理解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