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這個因為剛剛以黃委員的提問,大概知道說背景上面要再做一個釐清,我們並不是沒有證據法則,或是各個訴訟法並不是沒有關於證據的規定,只是在立法策略上有些是分散的、有些是統一的。那現在致豪委員他們提案這個統一的它背景上的功能他已經說明,我不再重複了,那我剛沿著許委員的講法,我稍微提醒一下就是說這個會的功能就是要來誘發討論,應該審慎地去正視證據法在整個訴訟法上的位置,老實講分散它的位置事實上是降低的,你如果說在學習訴訟法裡面這一塊分散的討論或是它的那個可辨識性相對低,也就是說證據法好像變得不是大家都很重視的一樣,因為它只是放在訴訟法裡面的一個部分,那現在把它專法化之後能不能有一個引導性的司改策略是讓人們去重視說證據在整個訴訟上的地位是真的要被很認真的探討跟檢視,因為各位在實務稍微知道說證據法反而相對比較被強調在刑事證據,老實講民事的比如說證據適格、證據能力,相對的是不被重視的,不是說不重視,是不被重視,在比較上,那嚴格講起來不應該如此,就是證據它之所以成為證據不應該因為訴訟種類在共通的那一部份有所異同,比如它什麼叫證人、什麼證據才能進入法院,這不應該有所異同,但是我們確實沒有一個統整的規範存在,也就是說以證據法來講,你問我說國內有哪一個是叫證據法專家,恕我直言我講不出來哪一個叫證據法專家,他們是刑事訴訟法裡面對證據法有所研究或許有,但因為我們對證據法上面的這個研究也好、實務上的操作也好,相對弱,以至於說剛才講的自由心證的氾濫就被誤解了。

那這個司改的策略或提議讓這樣的一個立法的方式的改變,那它有諸多的好處,第一個就是說剛才講的,它把萃取出或抽離出共通性的部分,讓民事訴訟、行政訴訟也在同一時間重視證據在他們訴訟上的價值。二方面就是說在共通的部分就得到一些檢視,那剛才講的那些比較細節性、技術性的心證門檻,那是由立法上內容的問題,所以這個是一個研議動議,我剛才有特別強調的原因在……那在這個法產生之前難道我們這些完善證據法則什麼事情都不做?不會啦,個案上、事實上都在努力,其實以我一個25年律師來看的話,這個進步是可以看得到,只是進步有一點緩慢。那一個改革策略是用這種方式來提升那個改革的力度,那這個是一個想像的角度,各位可以參考一下。

好,這個議題我們花了若干的時間,但是因為它是一個原則,因為按照提案事由,這是一個原則性的要做的事情,那一、二、三的部分反而是分類下來可能的內容的事項,好這個議題各位還有沒有什麼要討論?

我建議是不是避免爭議啦,本於公平法院與訴訟對抗的設計這個是多的啦,主要應該是回到案由就是要制定適用於刑事、民事、行政訴訟的證據專法,它也不一定叫統一證據法典,統一證據法典應該是美國的用語,我們應該要有一部適用於各種訴訟類型的證據專法,那這個它只是要一個通用在其他的訴訟種類的證據專法來完善證據法則,那就避免掉它要跟公平法院與訴訟對抗制度也不一定那麼強烈的邏輯關聯。

那志峯委員剛剛提了對,我們不必掉入訴訟對抗制度如何去解釋的問題,公平法院的價值當然大家不用再多言,或許這個是因為只是研議案讓這個主管的司法院也好、或是立法委員也可以想想看是我們真的需要一部、一個通用的證據法嗎?來提升我們,然後來把外界對自由心證的這種所謂的濫用也好、產生的流弊也好,得到一些正式跟解決的方法。只是我文字上沒辦法放入文貞委員要想的就是說,這個要跟自由心證的濫用如何做連結,不太容易。

好,那這個提案就這個部分證據法則的那個統一證據法典的部分,各位還有沒有什麼意見?好,那個松廷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