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委員,感謝剛羅主席最後提出這個相當圓融、折衷的說法,那所以這個說法我想可以消除大家相當多的疑慮,那畢竟在主席剛剛提出這個比較周延、可以折衷的這個說法以前,事實上我想這個提案的大方向不管是審檢辯或者是各位委員,應該都是大體上支持,那我個人也是。

但是礙於提案委員寫在同樣一個案由裡面,那我們這邊又沒有辦法像大法官會議一樣可以每一句都來做表決,那所以如果全部東西都放在一起而卻對於其中某些概念或某些部分有疑慮的時候就會讓我們對於整個案件能不能支持的話就會還要再多費思量。

那所以我是這樣建議,雖然說剛剛那個主席有提出比較周延的方案,但是我還是呼籲有沒有可能就是說把統一證據專法以及後半段就是這個完善證據法則是不是有可能把它分裂成兩個議案,事實上如果兩個議案都能夠獲得通過的話對本分組來講也是有交出很不錯的成績單對不對?比通過一個案好嘛對不對,而且就是說我們如果回到問題的本質的話,就是統一證據法典跟完善證據法則以及裡面的說明,看起來好像如同剛剛文貞委員說的是兩個層次的部分,特別是在說明的部分,幾乎都是focus在刑事訴訟上面,所以事實上我覺得好像從這個案由的文本本身來看的話,完善證據法質他的主力還是放在刑事訴訟上面,那所以後面提出來的具體對策也都focus在刑事訴訟上面,所以我覺得從這個部分的話特別在提列出一個案,就是專門針對刑事訴訟這邊我覺得應該是相對的可行,那至於就是說有沒有必要這個制定統一的這個證據專法的話,那我想剛剛那個大家都有表示意見那我們那個法官的部分還沒有人表示意見,我就簡單表示一下,那我想關於就是說民事訴訟或行政訴訟有沒有必要也,就是先考慮證據能力的這個問題,我想國內譬如說像姜世明老師也有相當多的這個論述,那事實上我們以現行法來看的話,誠如剛剛主席所講的,民事訴訟裡面也有所謂的這個先討論有沒有符合證據的形式要件,符合才能進入才會考慮它證明力的問題,所以事實上在即使沒有專法的現在,我們民事訴訟的思考也已經是兩階段,所以一定第一個階段就是先考慮它是不是可以做為進入法院的證據,所以事實上並不代表沒有建立專法或是民事訴訟裡面,沒有證據能力,這幾個明白的字眼就代表民事訴訟沒有在做這方面的審查,事實上是有的,所以這個部分要特別澄清,那再來就是說如果要有統一的證據專法事實上講統一可能也很敏感,就是說誰統一誰,是民事要統一到刑事裡面去,還是刑事要統一到民事裡面去,還是我們所有不同的訴訟類型在大一統成立一個更高位階的,那個新的超越我們現在這個部分是讓我覺得,這個就是呼應到我們那個要研議的這個過程,只是說為什麼要統一?我們還是必須先了解就是除了探討他的可行性以外,事實上我覺得從思考上的邏輯應該是先有問題的存在,確認有問題,如果他是一個問題我們才要去解決,那解決的話第一個還是要探討它的必要性,那確認有必要的話我們才來進行這個可行性的部分,那,我們都知道刑事訴訟上面那個證據法則確實是有不夠完善的地方,需要改革,這個弊病很明確,但是對於民事訴訟或刑事訴訟這個部分他到底產生什麼問題,造成我們一定要把他認為是一個問題,那這個部分可能在我們這個案由裡面,或是我們的實務經驗裡面,還沒有感受到有這個迫切的問題的存在,而事實上民事訴訟也並沒有這個不正取供的問題,所以這個部分我覺得表示意見還是這樣,但是我還是贊同這個研議的大方向,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