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剛剛提就是毛委員這邊提到說就是有關那個問題的這個部分,那因為現在目前我們在討論這個就是因為不信賴現在的司法的這個,所以才會接下來才討論到是否要統一這個證據法典,跟完善證據法則,那問題是我其實不完全贊同剛剛提到是說他是否是只有針對刑事而已啦,因為包含說民事跟行政在我們原民這邊遇到的議題其實同樣會出現,那因為就是我們都知道那個因為剛剛許老師也有提到說法官跟檢察官可能就是不夠專業,那又喜歡很專業的樣子,尤其在針對原民案件的時候,就是不管是槍砲、野動或是民事也有,像是說繼承、親屬,行政也有,那所以說在這些狀況下面我們是希望是說他的這個不管是證據或是專家證明的這個部分能夠就原民這個部分能夠有一個,就是有能夠給他設立出來一個類似說只要是涉及原民案件的,他的這個專家證人或是他的證據法則就應該進場,不然的話就是我們常會看到那個他真的不懂可是他又要裝他自己很懂,然後我們提出來啊那個沒有跟這沒有關係,像在行政上面我們在八八風災,那個時候我們有好幾個部落是被政府強制遷到那個被淹沒的地方,那這件事情被提出來,法官就認為說那個跟這個案件沒有關係,就是會遇到這個狀況,不只是說我們那個今年有講到說像繼承的這個,像某些族群有特殊的繼承方式,然後他也會說這個跟我們沒有關係,就是我們常常會遇到這種狀況,所以說在遇到這個這個狀況,然後又要讓我們的族人能夠信任目前的司法制度,我相信這個所謂的專家證人或者是證據法則,一定要特別的不一樣,這樣子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