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議把她拆開來?那拆開那現在只是關於通用的證據專法,然後底下那個單獨的議題討論下來,就是他會不會被放進去比如說專家證人這個制度,是不是就算不,等一下大家討論看情形,當然如果能夠通過就通過,如果沒辦法通過那這一個部分怎麼處理是另當別論,但是他不一定是在證據專法裡面被處裡,假設通過可能會被放進裡面去,沒有通過也不等於說那個證據專法不需要,這是兩件事情,所以是應該邏輯上可以拆開來處理的,好嗎?這樣裕順委員了解嗎?他不是戴這個帽子,我們的決議不會把他戴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