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剛剛致豪委員有接受剛剛的那個我建議的修正文字意見,那在脈絡上面其實一二三他實體內容多少會跟證據法典裡面有關,你比如說如果很具體的第三個關於測謊,那個能不能做為證據,那個證據能力的問題,就是那個證據法典可能要處裡的,而測謊能不能作為證據在各種不同的訴訟種類裡面,會不會採取不同的採擇標準,這個等於都是留下後面的立法形成空間,只是說他這裡特別標示出他測謊在證據使用在刑事證據上面的一些問題,所以現在致豪有一點把他限縮完善證據法則在刑事部分,要考慮一下,比如說專家證人就不一定只有刑事部分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