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剛剛的建議是說拆成兩案,就像剛剛主席講的,我前半案是有關於通用的證據專法這件事情,裡面當然也可能在立法形成的時候研議討論到專家證人的角色問題,因為畢竟專家證人是一種法定的證據方法,會需要討論到,那至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