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證據法則或證據法典要採取什麼樣的模式可能牽涉到訴訟制度的問題,那現在我們的各種的訴訟制度可能所採取的所謂的訴訟制度的主義,並不太相同,民事是當事人進行主義,刑事當事人主義為主那職權主義為輔,那在家事案件性質上是歸類在民事案件,他又是比較是職權主義,那在行政訴訟也是比較是職權主義的傾向,那在這種訴訟制度情況要採取什麼樣的一個主義的方向都沒有定位之前,那我們現在說要來制訂統一的一個證據法的專法,要做這樣的結論我真的是有點疑慮,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