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在強調一次,研議啦不是一定要制定啦,那這個是留下一個大家討論空間,自然就是採取不同的訴訟主義這個剛剛說明很清楚,但是確實他有一些共通性的原理原則,應該是適用於各種不同狀況,所以它現在被萃取出來作為共通原則,那如果剛才講了,這一個建議的研議的方向,在提振對以證據為中心的這種審判機能,或是對證據法則的重視,我認為還是有一些。來玉秀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