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玉秀委員誤解了那個烱燉委員的意思,他並不是說,他是認為因為訴訟種類的主義不同,那制定這樣統一的證據法,他有這個不同的證據法則,能不能統一他有一點疑慮啦,那剛我應該有做一個背景上的說明,他大體上要不要有這樣一個統一證據法,會不會引入人民參與審判當然有莫大的關聯,但是我如果話倒過來講,如果沒有引入人民參與審判,假設性,他仍然有存在的價值,是在這個意義上面,好文貞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