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想要很快,因為既然是研議嘛,可不可以不要是通用,就適用就好了,然後他其實也不妨礙將來採取哪一種模式,分立的模式,統一的模式,那還是在同一個證據專法當中比如說原則適用於所有的訴訟類型,然後在幾個分開的chapter當中是適用於不同的訴訟類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