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邦證據法大概就用這種方式,聯邦證據法它再以民事跟行政為主啦,他刑事的那個證據變成一個例外,一個chapter去處理,那這是立法體例跟結構問題現在今天適用也沒有問題,事實上在解釋上大家就是能夠適用這幾個訴訟種類裡面的一個證據法的規定,那個薇君委員要發言嗎?那松廷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