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那我扼要,不好意思主席那我就直接針對松廷委員,第一個問題我直接扼要回答,所謂的誤導性科學證據是,徒具科學之形而不具備科學之實的證據,白話就是看起來像科學,但根本上他不是科學性質的證據,這就回到了什麼是科學證據,基本上科學性質需要經過三個關卡的檢驗,第一個是信度,信度是什麼東西呢?我拿一把尺今天量我的身高是一百七十六公分,明天量我的身高變兩百零一公分,這個工具是沒有信度的,此其一,第二個叫效度,什麼叫效度呢?我要量我的身高拿一個量杯來講手段跟目的顯不相當,這是沒有效度的此其二,第三個叫同材可審查性,或可再現性,什麼意思呢?我寫了一個報告或一個實驗的結果,身為專家的李俊毅老師完全不知道我黃某人在寫的是什麼東西,哪怕我掛的是博士或醫師的title,此其三。所有的科學證據都需要依要這三個原則作為基礎啦,所以從這個觀點來講,我指的誤導性科學證據就是不具備這三個原素,看起來像科學但本質上沒有辦法再檢視的證據,兩個例子第一個,測謊,測謊的來龍去脈我在昨天的e-mail解釋過了,這邊不再多說,後續討論留待各位;第二個,有關於現在再施行鑑定方面,鑑定人可能針對法院所要求的法律問題做出了過度的推論,他的假設是建立在科學基礎,但回答是法律問題,這件事情也是一個誤導性科學證據,例如,他以醫生的身分回答說我認為這個人沒有教化可能性,這就是一個很奇怪的推斷方式,這也是誤導性的科學證據,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