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我是基本上我是贊成專家證人的啦,那程序上可以落實當事人的進行,實體上也可以容易達成真實發現,那也可以提升檢察官辯護人的一個專業能力,那也可以促進整個一個鑑定義務的一個良性競爭,那另外某程度也可以紓減我們一些偵查的一些未結案的壓力,那實務上目前最高法院針對這個也有做了一些裁示性的一個判決,像97年4697,98年台上949,97年台上2741,這些都有一些對專家證人的一個說明,那另外在法治上,那個司法院他也訂法院辦理性侵害犯罪案件司法詢問員與專家證人,匯集報酬資給要點,其實從這幾個層面來看專家證人在目前實務上是已經有在運作但是我比較反對就是說,因為要引進這個專家證人而去排除那個目前刑事訴訟的一個鑑定,包括我在背景說明上有說機關鑑定的部分,要把它排除掉,但這一點容許我如果還要討論到機關鑑定的時候,我再來表示我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