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很簡單的就講,其實專家證人跟鑑定的制度是本質上是不完全相同,但高度類似的東西,他是透過專家參與審判,來提供對於特定的法官跟兩造可能不是很清楚的專業事實,他的個人意見,所以專家證人跟鑑定的本質是一種意見性質的供述,他不像證人一樣,證人是根據所見所聞在講,專家證人是提供專業意見給你,好所以問題來了,我們有沒有必要在這一套制度底下,又有專家證人又做鑑定,這就是我想問的問題,我們當初之所以取代提出說以專家證人制度取代鑑定,就是我們認為其實沒有必要,為什麼如果法院想要找自己的專家證人的時候,依照職權他也是可以去囑託有他找他自己的專家證人來做這個所謂的提供專業意見,所以我想這個名義上的文字修改,倒不是說會必然的改變它的本質,但是回到專家證人制度或許才是整個制度修正的比較我們原始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