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設證據法典,這確實可以分開,證據法典司法院研議結果說還是不可行,但專家證人應該可以做,那專家證人就會在訴訟法裡面去把它規範出來,那所以一樣是要司法院研議是不是引入專家證人制度,那要不要替代這件事情可能是可以討論的,因為以現狀有專家證人這件事情但他不成熟不完備,這是事實,那這一部分應該把它的定位,法律上的定位弄清楚講清楚,有一個法制上的安排,那要不要替代掉,那就是一個剛剛志峯委員有提到,他的一些顧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