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換這個整個替代掉的討論茲事體大,我認為啦,因為這牽動到制度的一個變革,那剛剛松廷委員的這個提議,參考一下,我倒是建議不要再掛當事人進行主義這個帽子了因為各個訴訟種類不同,所以那個證人可能放在各個訴訟種類不同,那許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