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那文字上我是建議這樣,那個落實當事人進行主義這個我是建議先一樣帽子拿掉,怕又有爭議,就是建議司法院研議,建立專家證人制度,並檢討現行鑑定制度的功能缺失,及其存廢問題,因為到底要存並行也好,或是整個廢掉,恐怕在立法策略的討論上面要更加細密的去討論,現在我們不要做決定說一定就決定替代掉,這個可能我不能講這是草率啦,但是那個討論深度肯定不足,不過各位已經點出問題之所在,就是那個鑑定制度可能並行或是說要怎麼做,專家證人現在事實上是已經有規範了剛剛有講,只是說他還沒有制度化這麼說好了,因為這就一個單一條文,那他的在法律上地位,剛剛雖然講說實務上操作有專家證人,但事實上我也看到最高法院的見解不承認專家證人,那就亂,啊也看到以專家證人聲請法院傳訊法院不准的,他說我們沒有這個制度,啊既然有一些條文裡面已經有這一個專家證人的字眼跑出來,相關的規範剛剛志峯委員也講了,那這個怎麼去完善這個專家證人制度,我認為是司法院要面對跟去考慮跟想像研議的部分,那同時跟鑑定制度之間的,它的功能就算你專家證人你最後的政策決定是不做,那鑑定這一塊現在是有問題的,剛剛已經講了那他的缺失的改善,還有就是說如果是跟專家證人一起放進來他的存廢的問題要同時去檢討,我剛剛的一個文字提議是這樣,各位再參考看看,文貞委員等一下,那個李法官有一些要補充,簡短喔。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