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主席,那我在這裡應該是沒什麼(聽不清楚),因為這個部分依照司法院的(聽不清楚)說明,那因為專家證人制度,我現在不太清楚就是(聽不清楚),固定的一個想法,它的模式,它的模式到底跟我們現在的鑑定制度到底有什麼不同,因為如果現在把那個提案的內容修正為,制定專家證人制度並檢討鑑定制度及其流弊,那我在想說有可能他們兩個實質內容有可能是一樣,也就是說假設你不是那麼著重在專家證人所謂那個形式的部分也就是說有可能是英美式的那個專家證人的制度的全盤移植的話,而是著重在就現在鑑定制度可能產生問題的一些流弊,來進行實質性的改善的話,那我會覺得說這兩個部分可能是一樣的問題,除非你認為是說專家證人制度是有一個固定的意涵,那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後段的那個檢討鑑定制度我會覺得恐怕會有一個矛盾的一個問題,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