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其實想到剛剛很快的,我是支持現在的修正案就是建議司法院研議制定專家證人制度逗點並檢討現行鑑定制度的流弊,那但是我不贊成主席剛剛的另外一個修正就是說還要把那個存廢也放進去,因為實質上就是說這個在英美法系跟大陸法系的運作沒有那麼大的不同,因為許玉秀老師剛剛講的是對的就是說像即使在美國法院也是一樣,雖然他是當事人進行主義,但是如果法院發現有重大的法律或事實,那當事人雙方沒有提出來的時候,那這個時候法院也必須要這個依職權,那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在同性婚姻的案子就做過這樣的一個判決是當時歐巴馬政府因為它放棄去捍衛那個聯邦婚姻法,因為那是布希政府,小布希政府所制定的,那但是美國聯邦最高法院認為說,在法律上的辯論它也不能夠允許這樣只有一造這個辯論的判決,所以它就指定這個喬治城大學,現在後來是哈佛大學的教授,來做那個法律的專業的意見的提供,所以我認為在公平法院或正當法律程序的運作底下,這件事情其實沒有那麼大的這個問題,不管她的名詞是什麼啦,就是說一個應該是確立說,這個當事人有這個提出專家證人的這個權利,那我想這個是確定的,可是在公平法院的運作底下,如果當事雙方都沒有提出,是不是表示重要的法律的這個意見在法律審的這個法庭的運作當中就沒有任何的機制,我想這也不是,所以不過既然因為我們要討論細節也要討論很久,所以說是不是在文字上可以留有一個空間,然後這個理念上是確立說他確實是一個讓這個不管是哪一個訴訟的當事人有提出專家證人,雖然現在制度上我也認為有,可是我也同意主席因為我也有看過法院判決是不准的,那所以其實是要解決這個問題,然後同時要去檢討現在的這個鑑定制度,那個機關鑑定他沒有辦法出席直接審理的那個問題,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