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聽懂,我剛剛文字說明文貞委員是認為我還放入要檢討它存廢的問題,這個先不要放進去,那我的想法是因為它跟專家證人之間的那個屬性上面,因為兩個法治的不同,法體系的不同,那有一部份功能確實會重疊,那到底應該怎麼調節,是存是廢,這個也是一個檢討啦,也不是說一定就是怎麼樣的結論,所以我是留這議題的原因在此,不過我並不很堅持因為我只是在調整各位委員之間的意見而已,那這個提案委員的意見,就是說現在我們把文字上這樣來做就是,要請司法院研議是建立還是完善專家證人制度,其實專家證人如剛剛講的,有一些法條有寫到,只是它並沒有被完善化,用完善好還是用建立好,我也不能講說沒有這個專家證人制度,操作上實際上有人在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