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剛才那個蔡副院長有提到關於司法院的相關的參考資料,那我們可以發現一個現象她如果說不是司法院故意的選擇學者的話,那他裡面所提到幾個學者不管是留日留德留美都表示反對,那其實我看法我之前有提過一篇文章,其實鑑定跟所謂專家證人他是完全不一樣的,剛才那個致豪委員說上面是大致相同,那大家講就小改就好了,為什麼要替代,所以它是不一樣的,那不一樣就是我這邊所講的,一個叫科學判官,一個證人,那官跟人概念是不一樣的,判官它還是把它當成權威,可是證人的話致豪委員他沒有講就是美國的一個想法就是他們到場的義務,因為他畢竟是證人,可是他判官就沒有到場的義務,所以他基本的思考邏輯是不一樣的,所以我是覺得回到我們這個議題案,如果說到底我們怎麼詮釋,或怎麼評價現行的鑑定制度的話,那剛才大家聽起來我們實務界的同仁或是說我們,如果大家修正理解說我們現在也可以有在目前現在也可以用專家證人啊,然後也不是有太大的一個問題,那我是覺得應該是這個前後能不能對調,是不是檢討現行制度缺失,然後去考量或是引進專家證人的優點這樣子,哪一個為本哪一個為輔?可是現在的講法這樣看這講法好像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