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制定是這樣,他就是因為現在的現行法沒有把專家證人在訴訟法的地位法制化,制定指的是這個,所以你一定要一個法律提案,我們講性侵害防治法已經有這個東西了但是就是訴訟法上面沒有把這個東西給落實下來,那落實下來的結構是什麼,現在在這裡先保留一個彈性,那這個落實的檢討過程裡面一定會跟鑑定制度同時被檢討,現在這整個issue的一個重點是放在這個東西,他到底是並存衝突或怎麼樣那個是後面在政策確認的過程裡面應該要去思考的事情,是許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