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剛剛黃致豪委員謝謝你補充那一段,我剛沒有想到的就是另外一方就是被告一方要聲請專家證人的時候法院可能就不准,但是如果專家證人制度法院沒有准不准的問題,就是這樣,那這一點其實從我們現行法律看不出來法院可以不准的,坦白說,那也就是說法院的運作其實是有問題的,如果是遵照憲法原則,它不應該不准,因為人家花錢要找誰來,你有什麼理由可以說不准你,不會這樣的所以其實真的是我們的運作不對,如果這樣講,那可是現在為什麼這兩個可以放在一起,我是這樣想就是說這可能就是遠程跟近程的問題,因為我相信一旦有那種專家證人時候,那這個國家是希望當事人付錢的,國家才不要付錢對不對,都是這樣子的想法,那於是要到國家付錢如果我們說要去讓資力不足的人,也有辦法的時候一定是法律扶助,一定是走這樣子的路來幫助他,這就是遠程的,可是在遠程還沒有弄之前我們現在一定要把鑑定制度依照憲法原則去落實,所以我想這兩件事情就這個議案來說,兩件寫在一起就變得不衝突,就是這樣一個近程跟遠程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