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原來我們三位委員提案測謊的問題,其實是看到監察院它對於有一些冤案發現測謊在裡面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而且這個施測員他可能曾經做過上千件的測謊案件,所以我們認為這個問題非常的嚴重,因此再把他列出來,在這個案由二裡面,希望在審判期間「可能」做一個約束,但是今天早上看到我們在案由一已經通過一個司法科學委員會,未來會對於鑑定的項目製作一些審查或是制定一些鑑定的標準、鑑定準則,那麼接下來呢,在案由二裡面又有提到完善證據法則的問題,因此對於特定項目的證據是不是適合在我們會議裡面去把它禁止、去把它排除,可能會有問題,所以我們剛剛討論的結果,因為既然已經通過了委員會跟證據法的規範,所以這個部分是不是未來在那個地方就可以去處理的?所以我們在這個議題就不堅持,那這是我們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