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司法科學委員會及證據法專法未成立及制定完成前,」好,那應該做些什麼呢?嵩立委員你的想法是審慎使用等於是一個軟性的建議,就是說法院你應該要審慎使用這種測謊證據,等於後面這句話就建議而已,等於建議的性質,就是說法院應審慎使用測謊證據,那要求法院不夠啊!測謊機關的要求是什麼?我認為該要求反而是測謊機關,他們測謊的一些流程的問題。各位有什麼好的意見嗎?這個就是說,我們要不要等它修法,不然兩年、三年這個測謊天天在發生,法院天天在用。

說明一下,法院其實在會議資料裡面都有提到,尤其是在志峯委員提到實務上整理的實務上的見解,很清楚,現在大體上最高法院的見解,對測謊證據有兩說,少數說就是因為欠缺再現性,完全否定它是證據;那另外一說,是多數說,在五個條件底下承認它有證據能力,那我要講,你看一個最高法院就跑出兩個見解,不管多數少數,就是因人而異,就是這個測謊證據很困擾。那曾經請總長去要求統一解釋法令,因為這個證據能力的問題,不能讓它有些案子用、有些案子不用,但是這個功能顯然沒辦法彰顯出來,那在這種情形底下,就是說現在的狀態可能要透過我們這個國是會議政策的指引去做做看有沒有機會改善這一個子題,測謊只是一個子題,就是我們現在都是很抽象的政策面,但是測謊這一題特別被標示出來是因為它會跟一之二的冤案有一點關係,但是因為已經在這個題目被討論了,我們就繼續把它完成。如果沒有其他再補充的,就「法院應審慎使用測謊證據」這樣OK嗎?還是有其他提議?好,對修正後關於測謊這一題的內容各位還有沒有什麼意見?好,這樣的處理應該是會跟我們前面的決議有點首尾相連,而且也可以凸顯測謊證據的爭議性。是,文貞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