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這個有關於證物保管的規範,我看到司法院提供的意見書裡面有提到說,現行的運作已經有贓、證物的管理辦法在運作,並且做的不錯,問題在於說實務上,我們所考量的是警方勘查現場的時候所蒐集到的證物,比如說在被害的現場、犯罪現場採到的血跡,或者是一些體液,或者是性侵害被害者身上採到的一些棉棒這一類的證物,這些證物其實並沒有規範到,那如果要用那個贓、證物管理辦法的話,半年檢討一次,因為半年一次,可能這些檢體通通會被處理掉,那當時我們所提出來的重點是在於說採到的跡證,以及在哪個位置採的都要很清楚的標示,然後保管、送驗,在鑑定的時候你所使用到的消耗量其實都要有規範,到最後這個證物會落到哪一個單位去也要很清楚的定義出來,所以這個牽涉到警方、鑑識單位,還有檢察署,還有法院,如果在這個過程當中有任何的減少、滅失的話,這上面都要有紀錄,才不會說像我們所看到的案例,不同的鑑定單位他們所採的檢體的位置是不一樣的,鑑定出來的結果是不一樣的,然後最後到法院去審理的時候,就會覺得說,為什麼這兩個單位做出來的結果是不一樣的?但是因為都沒有規範的很清楚所以就會有一些爭議,甚至於說,有些證物到最後找不到了,那這個可能會對當事人造成很不利的情形,因為我們現在希望說還有再鑑定的機會,如果說證物沒有保管好的話,或是採樣的基準沒有建立的話,其實在最後證物遺失會不知道要找哪個單位負責,我想證物保管的規範應該還是要有必要去制定,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