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這個在原來李委員他們三人的提案裡面也有相同的,關於證物保管,這個在上面的具體方針有說明,那剛才講的一百一十九頁是龍綺委員提到建立證據監管及判決確定後證物保管制度,大體上等一下或許龍綺委員可以稍微補充一下,這個保管到底是指到什麼程度?到什麼時候?如果現在還有確定後的非常救濟、再審跟非常上訴的話,那證物不在就不在了,比如DNA的檢體,那最近就有案例是發現因為相關法令比較不周全,以至於說DNA檢體在刑事警察局保存的算完善,因為它有冷凍的設施,但是檢察機關沒有,那檢察機關把原體的部分按照他們的規定就銷毀,很快,就是確定後面都有這個銷毀,後來要回頭找那個檢體,不見了。

那現在有一個叫「DNA的鑑定條例」,這個是龍綺當時推動的條例,就是說案件確定後,DNA如何去聲請取得再鑑定,前提要有東西,那個東西如果沒有那就是沒有,就是說在那個條例裡面其實有留下一個空間,因為那個條例要處理整個關於證物的監管鏈,在單行法規裡面是沒有辦法處理的,所以有留下一個空間說應該要去制定這樣一個法,所以這大概是龍綺委員跟儀珊委員要提議的,當然有些人可能不能想像說,我們這個證物保管不是沒有規範,講沒有規範是不公平的,這麼說,只是這種規範有點紛雜,就是每個單位,包括警察單位,每個單位保管的處所等等,條件不一,那它這個證物的滅失或是不見了,到底它的法律效果如何,也不明,不明意思是說有些人會認為說利益要歸於被告,有些人不認為是,那到底證物這個滅失的保管,它的法律效果如何,也應該有清楚的交代,所以才需要有這樣一個規範的提議,這個我是略做補充說明,龍綺要補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