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好,確實這個議題的具體方針會牽涉到司法院跟法務部,比如說法律效果,這個可能就跟程序法比較無關,但是保管的保存方法大部分在行政權,那這有一點討厭的地方,為什麼司法院會牽涉?因為現在制度採取「卷證併送」,「卷證併送」就是說這個證物會一手交一手,原則上,在起訴狀一本主義的國家,它不會把證物交給法院保管,法院不保管證物,證物是保管在控方手上,那公權力保管這些證物它的行政資源也好,或是說它怎麼制定那些具有約束力的管制,現在行政權上面比較做得到,所以那個前後段的部分會跨到這個領域來,那這一部分,所以剛剛志峰委員講的對,院部可能都會涉及到,那好不好建議一下,就是說建請司法院及法務部共同研議,就是你們來共同研議一下這個事情該怎麼做比較好,建請司法院及法務部共同研議……,文貞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