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大家堅守一例一休的原則,會提這樣的案的原因是因為,一之三的議題牽涉到弱勢在司法當中的保護,那這個牽涉到非常多不同的族群,以及在整個司法程序當中非常多的步驟,所以我在想說如果沒有一個比較一般性的討論的話,可能會一項一項的討論,例如說針對不同族群來討論的話,可能會很難進行,那我先講一下說,我根據在email上面看到的目前的提案,就是在三月十號的時候,文貞委員有提出說他有一個提案是新制,「弱勢兒童跟兒童的司法程序上的保護」,然後在三月三十一號的時候,李振輝跟阮文雄委員有提出「通譯資源跟法庭通譯」的提案,那四月六號就是趙儀珊委員跟致豪委員提出「建立弱勢者在訴訟程序中保護及協助的機制」,然後我剛剛請教Yapas委員,他們也有一個提案已經快要形成,就是有關於「原住民的專業法官跟專庭」的這樣子提案。

那我自己的建議是說先從一般性的提案,那非常謝謝儀珊委員跟致豪委員提出的在弱勢者訴訟中的保護及協助機制這樣的一個比較通盤性的提案,那我會建議從這樣子的提案開始談。然後第二個,我會建議在討論原住民的部分,是因為種種的弱勢的地位的程序上的保障,可能都還是沒有辦法去顧及原住民族他們在文化及法律系統當中的差異,所以我會建議接著來談原住民這種特殊的問題,然後再來就是談各論,就是說看⋯⋯不管是心智障礙或者是聽障或什麼樣子的外籍人士等等,就一項一項再來談,如果時間允許的話,可是即使我們要去談這個通案的話,根據趙儀珊委員的提案,其中有一個是有關於「弱勢被害人保護事項作業辦法」,這個也就是說希望在第一線的執法人員可以明確的辨識出來哪一些人是屬於弱勢或是地位特殊的被害人並提供相關的保護服務。

那要這樣做的時候其實又牽涉到我們整個司法系統的組織跟程序的調整,那我們也不確定是不是有這麼多人可以來提供扶助,也不確定說我們的法院是不是會願意,譬如說針對一個精神障礙者或者心智障礙者,就讓他們說在整個的審判過程中,有誰可以在什麼時間點進來做陪同以及他陪同所能發揮的角色,是不是還包括幫忙解說等等的這些程序上面的調整,所以即使是我們同意說要去討論所謂的弱勢被害人保護事項作業辦法,那我也覺得說我們是不是有可能在四月十八號開會之前就可以請,不曉得要拜託誰,可能是議事組,是不是可以先把這個作業辦法先有一個草稿或者是怎樣,要不然我會覺得是⋯⋯那個討論會非常的複雜跟沒有進度,那我只是粗淺的想法,希望大家可以先就如何討論這個議題來進行討論,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