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次是先掛號,不過我的具體內容還沒有真正寄給大家,因為我後來就知道儀珊跟致豪委員要提出一個整體性通案的部分,那我自己的想法是說,心智弱勢者在法院跟法院前後相關的程序,他尤其是陳述上的困難,所以我本來就是想說真正對這個地方是針對他們的一些補充性的強化的機制,所以後面再來討論我想沒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