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我的理解是我們一之一被害人是就整個被害人的制度、被害人的保護,那弱勢被害人是這些特別的弱勢族群,他其實有一些特殊的需求,所以當然是有重複到,那我的感覺是說下一次因為針對弱勢,我是覺得我們應該要試試看弱勢被告跟弱勢被害人同時去處理,因為它是就那個族群它有一些⋯⋯一系列特殊的需求,在兩個不論他是被告或被害人的時候都應該被反映出來,可能針對族群來討論,因為我們被害人就會是下一次,所以如果有一些它要移到後面再討論的,我們就到時候決議就先不做,移到被害人那一組再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