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剛剛那裡,可以啦,條文草案我們不是立法院,大概也沒有必要,像我們現在有很多提議大體上把重要的立法原則放進去就已經是功德一件了,要我們去把它完成一個立法的草案有一點強人所難,不要給自己太大的負擔,長得出條文最好,條文長不出來立法原則出來也應該OK,就有討論的價值了,來,薇君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