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贊成儀珊委員是先把不管是加害或是被害的弱勢的這一塊,我們先做討論,因為其實那個會是更細緻的,我們五月二號的一之一的犯罪被害人的整個機制的制度檢討,其實它是一個比較廣的,那儀珊委員他的那個是比較深入,因為一之三我是選輔組,所以這一塊其實是應該先去好好的談,然後到時候可以把它納入整個犯罪被害人保護裡面,他也是一樣在這個系統裡,但是我們還要再增加更多的資源給他,我想應該是儀珊委員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