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應該有一致性的意見,大體上最近總統曾經有一個意見,總統意見,就是說因為現在議題分散在各組,那各組做的議題就如剛才講的第一組跟第五組,甚至我們自己組裡面不同的議題也都會有牽動性,所以可能在最後總呈的過程裡面要拉出幾個主軸,然後做一個比較一致性的,比如說關於被害人的保護,它也不一定只有我們這一組處理到,也不一定只有一之一或一之三而已,那在這一個被害人的保護或怎麼強化它訴訟的地位等等,就是在這個主軸裡面做一個系統性說明,那就等於要把各組的跟這個有關聯性的靠攏過來,相同的比如人民參與審判也可能跟這一個主軸有關的再靠攏過來,做一個完整說明,這樣不會分散因為現實當時為了議題的討論的考量、效率的考量分成五組,分成那麼多議題,就分散掉了,它的邏輯跟一致性沒有辦法被觀察。

但是議題如果討論有一個總呈之後,是有可能在一些帽子底下規束這些結論,然後去做一個⋯⋯像說故事一樣讓人民聽的懂說,我這次司法改革會議關於被害人保護我想做些什麼,那每一組有每一組提出來的成效,然後放在這一個主軸底下來做論述跟說明,跟老百姓跟人民做一個口述上的說明,那原則上就按照剛剛的次序來做好不好?OK,那這個程序問題就這樣子處理,那這一個決議要怎麼下?有,有下了⋯⋯好吧,關於第二個,「關於性別友善及兒少議題部分」,因為我們現在片面的講法,「視情形與第五組進行聯席會議討論」,好不好?我們要看情形,要看第五組可不可能,因為這一個還沒有正式討論,但是我們這邊先有一個動議,那我這個可以依會議的決議去跟第五組講我們提出這樣一個邀請,那如何的進行這個會議的時間、地點跟方法,那就是兩個召集人再討論,這樣行嗎?是,嵩立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