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好。那就是剛剛提到就是內控和自律管制,其實就是跟這部分就是有關係喔,我剛才提到是說,如果評鑑的結果是不、就這項不合格,它的法律效果是有的喔。所以關於這部分,它其實整個規制主要還是落實在我剛剛提到的內控和自律機制裡頭,我們比較不會主張去用另外特別法律來加以規範喔。

至於提到共管,其實共管的機制是這樣子,就是以我們現在已經落實的狀況來說喔,有幾個面向可以討論,比方說我們要求所有的新聞頻道要設立一個倫理委員會,或者自律委員會,那這個倫理委員會、自律委員會它組織方式有一定的要件,比方說它的組成份子要有一半以上,是非他廣播電視業的人員,必須要是外聘的學者專家或公民團體,過半以上,然後這個當倫理委員會的主席必須要是外聘的喔,他必須要定期開會,針對有一些它可能有違規或者其他重大報導所引發的爭議事項,他必須要提到倫理委員會去報告,然後報告完以後這個結果,他除了要問完備查以外,他還要po到他的網路上,讓社會各界來檢視。所以在這裡頭已經有所謂的外界,包含公民團體的參加,另外在通傳會本身主管的部分,包含發照的部分,發照我們有一個諮詢委員會、換照也有一個諮詢委員會、評鑑也有一個諮詢委員會,另外還有針對剛剛委員有提到,就是說內容,它在內容上有違規或者是一些爭議的事件,我們會有一個也是很多元的學者專家,或者各種公民團體組成的一個節目內容的諮詢委員會。那對於一些比較爭議性,或者一些比較重大案件我們都會提到那裡頭去,所以其實這裡頭就是所謂的,落實了所謂的自律以外,還參與公民團體或社會專家的參與來監督。那最後當然還要有一個法律,所謂的共管也就是3律共管:自律、他律跟法律,這樣的一個架構機制喔。那目前也已經逐步在那個,甚至我們有時候針對一些比較大的這些案件,我們還特別召開座談會,會邀請業界跟各種利害關係人物、學界、公民團體一起參與這個討論會議,通常都會做出一些建議的方案啦,這就是剛剛提到的所謂的共管機制,其實都已經逐步在落實。

那至於剛剛有提到的那個《廣播電視法》,說不得對於偵查或是審判中案件,不得評論和報導這個案件,其實那個條文是戒嚴時期的條文。那剛剛提到民國82年版的《有線廣播電視法》當時那個部分,《廣播電視法》還有處理到內容的部分,當時有類似的條文,可是在民國88年的時候被立法院刪除了。民國88年在增訂了《衛星廣播電視法》所謂的《頻道法》這個部分的時候,本來我查了過去的記錄,當時新聞局也把類似那樣的條文放到裡頭去,也同時被立法院刪除。那目前《廣播電視法》那個條文沒有沒有被刪除,是因為一直沒有提出類似的修正案,沒有喔。所以如果假設有提一個法案的話,很可能也會被刪除啦,我這樣報告只是說,這是立法院似乎在過去10幾年來的態度。那當然那樣的規定到底是不是適合,確實是有可討論之處。不過對於如同剛剛講的,國家對於媒體的採訪報導的限制喔,大致上就是如同我們現在做的這些,主要是透過強化內控跟自律機制來處理,直接用法律去做限制或規管,應該是比較少見,所以這件事情是不是要在,就是說比照《衛廣法》來比照《廣播電視法》來增訂,至少在NCC在處理上會非常非常謹慎喔。我們可能還是要關照社會各方面對這個議題的探討,我一樣在這裡還是要建議說,這件事情要非常非常謹慎,因為這確實是一件大事,大概以上這樣報告。

那網路的部分,如果後頭的討論有需要特別補充,……(聽不清楚)我再另外特別補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