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這是有關媒體不當報導的這個部分,我其實是有疑問啦!就是針對,我們目前這個自律不管是說規範或者是媒體自律的部分,是針對那個文化敏感度的這種事情。因為我們其實看到那個,往往看到很多的那個報導,那個用字上面的不當,像番刀啊!出草啊!然後還有就是常常在我們其實有一個很好奇的,就是為什麼每次那種家暴跟酒駕的案件上面都會有原住民的,就是哪一個族人,可是我們在其他的類似說或是閩南人或是客家人,我們是沒有看到他前面還會有這個身分標註啦!

那所以我們對於這個文化敏感度,因為其實,我們也想問一下NCC,因為其實我們過去,我們有一些媒體的,就是朋友,他其實都有在關注,就是那頻率其實很高,就是出現這種我們講說偏頗的,或不當的這種字眼,那我想問問看說NCC對於這一種,這一種狀況,到底他們的那一個界限在哪裡?就是有在規範嗎?那或者是說我們在自律的,就是媒體自律的這個部分,對於這種文化敏感度的這種認識,到底有沒有認識到這個部分?不然它其實一直不斷在刻板跟污名這個族群啦!那我想提出這個疑問,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