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剛剛那個有提到原住民的,我想把議題擴大一點,就是說,有一些可能是歧視性言論,或者是一些仇恨性言論,那我知道像歐洲、像德國有一些國家也有類似的特別立法,那我們在第一屆委員會,誠心在有一個通盤大法,曾經有落入這樣的條款,可是因為那後來沒有完成立法,那現在,因為後頭我提到新的下半年才會處理廣播電視的部分,我想會加這個問題加以討論啦!那就是說,有一些可能不見得在廣播電視法處理,有可能在特別法處理,像比方說剛也有提到說,兒少的資訊或者是性剝削的一些被害人的資訊,不應該在電視或廣播電視出現,那就規定在特別法吧!那這一部份我們一樣都會去落實啦!我想立法方式都可以考慮。

那第二個問題就是,剛剛提到就是說對於報導評論假設不適當,其實老實講,我剛提到的傳播申訴網,民眾對這個議題提的是滿多的啦!就是說對什麼人報導他覺得不妥當、不公平,哪些是錯誤的,那剛我提到我們現有的機制就是,錯誤報導要更正啦!那另外評論不公他可以要求辯論,當然這個制度上做的夠不夠好,就如同有的委員講說,大馬路上罵人,小巷道路道歉,類似這樣,那這一部分我們想我們可以進一步考慮來強化,這沒問題喔!因為我們認為這一部分還是可以透過一些相關的,剛剛講的自律機制來處理。

那剛剛我提到就是說,委員質疑說,我們強化那個內控跟自律到底有沒有效果?我不能說沒有效果,但你說要做到百分之百,我看也很難,因為從歷史上來看各國也都一樣啊!都有這個同樣的問題。昨天,這幾天我看到一則報導,是外國的新聞報導,訪問了丹佐華盛頓,就是說提到他是不是挺川普的問題阿?就他講了兩句名言,他說:「如果你都不看電視,你就跟世界脫節;如果你每天都看電視,你就跟事實脫節。」那這話講得很好!講得很好!講得很好!那所以我的意思是說,這個問題,這樣的類似在個別的議題上,它產生的問題不是只有台灣有,全世界都有,所有的民主國家都有,所以我們當然沒辦法期望說,它是一個完全沒有瑕疵的社會啦!不太可能,那對於新聞媒體的要求,我認為也是一樣喔,那我們,今天我剛提到我們是一個很民主的國家,新聞很自由,所以我們歸管機制……我們基本上所有的機制都是Follow主要民主國家的機制在做啦!我們不會採取對岸說一切都信黨,所有媒體都信黨,我們不可能這樣做,所以我們做法是比較一般,主要民主國家的機制我們會來參照啦!

那所以剛剛提到說,欸那個評論甚至有沒有涉及到誹謗,那一樣啊!那民法刑法都有機制在,那怎麼去落實的問題啦!這部分我想我們也一樣開放,因為我們下半年還會處理這一塊,我們一樣開放各種的可能性來討論,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