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立即回應喔!像剛剛主席講的這種情形,我們自己也深深有在感受啊!那個Talk Show也在罵我們啊!我們也覺得不曉得怎麼去那個處理喔?但是就是說他在新聞自由的架構下,我們要用什麼適當方法去節制他?其實真正是這個議題嘛!所以我可以說,你什麼話不能講,什麼話不能講嗎?我覺得在民主社會這一點有一點難啦!但是我想透過各種方式,包括我剛剛講的內控跟自律機制其實是很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