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有關相關的一些黨政措施,這應該是屬於這個行政罰則,那司法院基本上就法官的審判的一個事項,司法院是不可能介入。那如果說相關的人員那麼有違反相關的法律,透過審判的程序那是法官依法來做一些不管是民事法、刑事法或行政法,但是司法院並不是相關的有關媒體事項的一個主管機關,那你要司法院就這樣的事項來做出裁罰,可能跟權力分立的觀點不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