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這個提案裡面二十二、二十三條這個部分,其實剛剛張老師有提到就是其實她說不得評論這件事情在我們這邊來看,因為他剛張老師提到說那種選擇性的……她這個實際例子就是當初那個王光祿的這個案件在最高法院進行審理的時候,那原住民族電視台這邊就基於這個二十二、二十三條的這個規定它就不去做了。那可是明明這種討論就是,我們講說這種權利的回復的這種討論其實更應該要有原民台這個地方來去讓族人能夠知道。

那可是它就是因為這二十二、二十三條它就完全對於這件事情是閉口、完全不談的,那所以我就是在基於這種的二十二、二十三條的精神,就是這個第一提案一的這個部分有關報導的界限,我是擔心說如果沒有講清楚的話,那會對於後續的這個我們講說實際上面NCC如果可以真的這樣做的話,它會讓……又去忽略掉其實我們這地方的這個特殊的需求,那反而會讓原民台等這些機關它更不敢去針對這種案件進行討論,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