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主席,因為我覺得那個裕順委員提的這個說法不見得要擺在這一個提案裡面同時處理,因為我們在這個提案主要是要處理那個「媒體怎麼樣報導」,但是裕順委員要處理的是「我們怎麼讓、去規範哪些資訊可以流出來或者不應該流出來」。

因此,包括說那個警用頻道或者是那條警戒線怎麼拉,這個都是有別於這個提案的問題,所以我會覺得把它另外提出來、另外一個案子比較合適,謝謝。